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文学作品
爸爸的脚踏车
分享到:
作者:德化法院 寇婉芳  发布时间:2015-10-14 11:36:32 打印 字号: | |
  小时候,走街窜巷,翻山越岭,最方便也最经常的便是步行,所以,当爸爸第一次骑回一辆“武夷”牌脚踏车时,在村里还掀起一场小小的轰动。那时的脚踏车算得上稀物,邻居们不约而同地聚到我家,大家左看右瞧,围着它摸了一遍又一遍,有的还牵着车走几步过过瘾,嘴里发出啧啧声,眼里盛满了羡慕。爸爸自豪极了,拿块崭新的毛巾将脚踏车从车把到车轮擦个乌黑锃亮。他还特意交代妈妈用漂亮的花边布缝了一个小垫,套在脚踏车的座椅上,三角架的横杠也用彩色的绸布一圈圈缠着,打扮得跟要出嫁的姑娘似的,又时髦又漂亮。

  那时候,爸爸在老家阁楼上开了一间小小的杂货店,这脚踏车成了家里的大功臣,帮了不少忙,爸爸去街上进货时再也不用步行了,只要将货物绑在车后架上驮回家就行,省时又省力,爸爸也倍加珍惜,每次回家,都要将脚踏车擦得干干净净后才推进家门。

  周末,我们姐弟仨会吵着爸爸用脚踏车带我们去城里兜风,我这个老幺总是坐在前面的横杠上,尽管坐到屁股生疼,却总舍弃不了前面最直观最亮丽的风景,还能时不时按动一下车把上的铃,这“铃铛……铃铛……”的铃声让我好振奋。此时,姐姐和哥哥两人只能挨个挤在车后架上。一路上,我们仨讲笑话、猜谜语、哼小曲……玩累一天后,又兴冲冲跳上脚踏车让爸爸驮回家去,那时候,小小的开心便是大大的幸福。

  我们总趁爸爸不注意将脚踏车偷偷推到到家门口的晒谷场溜达几圈,后来又开始偷偷学车。由于个子小,哥哥索性跨过脚踏车的三角架,一只脚踩着踏板,一只脚踩另一个踏板,一手扶住车把控制方向,另一只手则紧紧握住横杠,屁股悬空,就这样边踮着地面,边蹬,再慢慢往前,一趟一趟反复地学。学车当然夹杂着危险,现在想来心有余悸却也滑稽无比,我们仨现在回忆起这事,仍然会笑到前俯后仰。

  最有印象的就是哥哥,小小野心的他根本不满足在晒谷场骑车,一天,他偷偷将脚踏车牵出家门,在家对面的土路上肆意驰骋,那时的道路坑坑洼洼、弯曲狭窄,不像今天的水泥路那样平坦,两旁则栽满了农作物,当哥哥兴奋地从对面小坡上飞疾而下时,居然连人带车跌入小溪边的沙地。后来姐姐也学会了骑车。于是我也学着他们跨过三角架,在晒谷场绕圈,也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圈,终于学成。当我将车拉到公路上时,脚踏车却一点也不听使唤,总是不自觉地绕圈,不是栽到路边就是陷进水沟,这其实是在晒谷场训练时原地绕圈的惯性,无奈,我只得在平路上继续练习,才勉强骑得自如。

  初中时候,我们已全家搬迁到县城,学校离家不远,但爸爸还是给我买了一辆红色的女式脚踏车,这辆车陪伴了我好几年,后来丢失了。从此以后,我就彻底告别了用脚踏车代步的历史,即使工作后,也极少触碰。

  如今,街上骑脚踏车的人越来越少了,当年代步的脚踏车也成了人们健身休闲的工具。前段时间,我将小姑放置已久的脚踏车重新修修,再焊上个儿童座椅,晚上或周末带上儿子,迎风骑行,但是,这种休闲与过去骑脚踏车的乐趣却有着天壤之别。
责任编辑:林昕
联系我们
  • 地址: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 邮编:350003
  • Email:fjfy@chinacourt.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