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快报
“买手”神隐,留下一地鸡毛
分享到:
作者:安海涛 通讯员 黄玉梅 林焕华  发布时间:2017-05-08 15:46:14 打印 字号: | |
  知名冷冻肉制品企业安心公司与大型肉制品销售国企鹏程公司2015年在福建省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法院对簿公堂。安心公司称鹏程公司收了钱不按合约给足货,鹏程公司则称双方并未签合同,早已跟安心公司的员工程江“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钱货两讫。

  面对一份以传真方式签订的合同,经手人程江难以判定的身份及错综复杂的案情,法院进行了细致深入的调查和认真审理。近日,这起买卖合同纠纷经海沧区法院、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二审,终于尘埃落定。

  异地猪肉交易 缘何扑朔迷离

  2012年以来,安心公司与鹏程公司有过多次猪肉交易,双方算是老客户。

  安心公司陈述,因为安心公司与鹏程公司是异地的公司,双方的交易都是与鹏程公司的员工程江联系。每次交易都有签订合同,签订方式为传真,所以安心公司保存的合同都是传真件的复印件。2012年、2013年,双方的交易往来均按此交易习惯进行,合作顺利。

  2014年,安心公司又与鹏程公司的员工程江联系,传真签订一份肉制品买卖合同。随后,安心公司即按合同约定的时间和金额支付了预付款43万元。

  万万没想到,这次交易却出了问题。鹏程公司在交付了价值18万元的货物后就没有再交货。直到几个月后,才发函告知因为肉品行情变化较大,需要延期供货。后来鹏程公司却迟迟不予供货,并拒绝按合同承担违约责任。安心公司不得已只好起诉到法院,要求鹏程公司返还剩余货款并支付近60万元的违约金。

  鹏程公司陈述,确实与安心公司有多次的交易往来,每次交易都是安心公司的员工程江经手。但双方交易没有签订合同,而是安心公司先汇款至鹏程公司账户,程江到鹏程公司自提,双方每次交易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鹏程公司按照程江的要求开具发票。

  鹏程公司还陈述,这次的交易也是程江经手,安心公司转账支付43万元款项的同时,相应的猪肉制品已经由程江全部提走,双方已钱货两讫。双方未签订买卖合同,鹏程公司不存在违约行为,也无需承担违约责任。

  双方剑指对方 买手身份成谜

  要判定此案的违约责任,传真合同是否鹏程公司与安心公司所签是需要查明的重要事实。

  法庭先要求安心公司讲述传真合同签订的经过。

  安心公司陈述,双方的合同内容是由安心公司先拟定好,由鹏程公司的员工程江对内容确认及名叫“张连生”的员工签名后盖章,再以传真方式传送给安心公司。安心公司保存的合同均是传真件的复印件。合同确认后,安心公司根据合同约定汇款支付预付款到鹏程公司的对公账户,余款在全部肉制品到货后或增值税发票到后再行支付。而且双方从2012年开始的交易,都是按此模式进行,预付货款的支付与合同的签订时间、约定金额能一一对应,已形成双方的交易习惯。

  同样的几份传真合同,鹏程公司却是一套完全不同的说辞。鹏程公司陈述,鹏程公司有叫“张连生”的员工,没有叫“程江”的员工。合同上“张连生”的签名字样笔迹并非其员工张连生的笔迹,加盖的公章也不是鹏程公司在使用的。

  至于安心公司认为2012年、2013年双方已形成相同的交易习惯一说,鹏程公司也予以否认,并陈述双方从未以传真方式签订合同。转账款项有两笔与合同约定预付款相同,但仅此不能证明双方系依合同履行,转账款项总额与合同价款总额并不相符。

  而程江的身份更是成谜,安心公司陈述程江是鹏程公司的员工,双方交易时程江有向安心公司发名片,名片上明确显示程江就是鹏程公司的经理。鹏程公司则声称,程江在交易时明确告知是安心公司的员工,是代表安心公司提货。至此,案件的审理陷入僵局。

  法院条分缕析 责任界定清楚

  由于安心公司提交的合同系传真复印件,直接凭落款处的印章字样及员工签名字样即认定是鹏程公司与安心公司所签,明显是牵强的。但双方实实在在有转账往来,且不止一次,款项往来动辄几十万元。如此大额交易在如今采取现货交易而无书面合同,又让人觉得不合常理。

  为解开谜团,海沧法院进行了深入的调查。法院同意鹏程公司对传真合同上“张连生”的签名字样进行笔迹鉴定的申请。经鉴定机构鉴定,张连生本人笔迹与合同上的签名笔迹不是同一人笔迹。

  法院审理查明,安心公司提交的证据上加盖的公章的字样与鹏程公司名称不一致。2012年、2013年,安心公司与鹏程公司的交易中,合同约定的总价款金额与转账款项数额不符。

  至于鹏程公司主张已将安心公司所购货物悉数交给程江,法院要求其提交相应的交货凭证,鹏程公司未能提交。

  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安心公司支付43万元给鹏程公司的事实双方无异议,案件的争议焦点在于原告提交的合同是否对鹏程公司有法律约束力。原告主张《购销合同》系原告与鹏程公司签署,原告对此项主张负有举证义务。

  首先,就合同的订立情况,张连生虽是鹏程公司的员工,但《购销合同》上与“张连生”的签字不是张连生书写;《购销合同》上“鹏程公司”的公章因鹏程公司否认其真实性,安心公司亦无法证明该章的真实性,因此,凭合同上的签字和盖章不能认定鹏程公司系签约主体。

  其次,关于中间经手人“程江”的身份双方存在矛盾的陈述。安心公司主张合同是通过“程江”联系,“程江”是鹏程公司的员工,但鹏程公司主张“程江”是安心公司的员工,代表安心公司。双方均无法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各自的主张,“程江”的身份无法查证。

  再次,安心公司在原审提交的《协调书》、承诺函、《供应商访谈提纲》未经鹏程公司确认,无法证实其真实性。根据双方的付款与开票情况不能直接证明鹏程公司即《购销合同》的签约主体,原告依据讼争购销合同的约定要求鹏程公司承担违约责任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法院认为,因鹏程公司收到原告货款43万元,双方形成事实买卖合同关系,鹏程公司依法应当交付相应价值的货物给原告。鹏程公司辩称已交付,其对交付事实负有举证责任。鹏程公司提交的两份《销售业务票据》内容无法体现与原告的关联性,不能证明其已交付货物的主张,因原告自认已收到价值18万元的货物,法院对交付货物事实以原告自认为准,扣除该笔款项后,鹏程公司尚有25万元货物未予交付。原告请求被告返还此部分货款,有相应的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依法予以支持。此部分款项鹏程公司未及时退还,实际给原告造成资金占用的损失,而双方就事实买卖无违约金标准的约定,被告依法应支付25万元为基数的违约金。

  一审宣判后,安心公司与鹏程公司不服,向厦门中院提起了上诉。

  安心公司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部分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具体理由如下:一是安心公司与鹏程公司历次交易的预付款都与合同相对应,在合同签订后,以最终的入货情况进行结算且持续供货,故累计转账金额与合同总金额之间会存在出入。但预付货款的支付与合同的签订时间、约定金额能一一对应,足以证明双方是按照《购销合同》履行各自的义务。二是合同的签署系通过邮件发送完成,合同上有安心公司的公章和含有鹏程公司字号的合同专用章,且实际上鹏程公司收取了涉案货款。因此,合同中的“张连生”签名是否为张连生亲笔签名与此案没有关联性,不影响讼争合同的有效性。

  鹏程公司辩称,安心公司与程江恶意串通签订购销合同,进行采买行为,购销合同上的章是伪造的,安心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鹏程公司则上诉称,安心公司与程江签订购销合同,程江是履行购销合同一方的当事人,安心公司应找程江索要货物或要求他返还多余的货款。此案涉嫌犯罪,应中止审理。原审审理期间,安心公司出示的购销合同的盖章是假的,张连生的签字也是假的,有伪造公章诈骗犯罪嫌疑。此案应中止审理,移送公安部门。

  安心公司辩称,双方交易是合法的,是公司与公司之间的行为,不存在与程江串通的情况。

  鹏程公司陈述,程江以安心公司的业务员名义要货,原审开庭后,鹏程公司找到程江,程江说这笔业务是他自己做的,他其实是中间商,鹏程公司按程江指令发货,货款跟程江结算。

  厦门中院经审理后认定双方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因此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来源:人民法院报
责任编辑:林倩
联系我们
  • 地址: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 邮编:350003
  • Email:fjfy@chinacourt.org